〈那年夏天在成功嶺買的一本書〉林永隆
→ 胡璉將軍《金門憶舊》與我的兩套粵華流通券

民國67年7月,師專三年級升四年級那年暑假,到成功嶺接受訓為期六週的「大專學生暑期集訓」。
兩年後自師專畢業,預官入伍訓練單位是鳳山「衛武營」。
下部隊前抽籤,所抽中之服役部隊,恰好又是位於嘉義大林崎頂的新兵訓練中心。
從成功嶺、衛武營到大林崎頂,一路走來的軍旅經歷,可說都與「新訓單位」脫不了關係。
因此對新訓單位,還算有某種程度之認識了解。

再重新回顧67年那年暑假,才深深感覺當年成功嶺的操練,雖名曰「大專學生暑期集訓」,但受訓內容其實亦與新兵訓練相差無幾。

成功嶺受訓期間,緊張的一天,都是先從昂揚的「陽明春曉」梆笛協奏曲拉開序幕。
在班長急促的口哨聲中連忙翻身起床、摺豆干式棉被、整理內務、盥洗、著裝、早點名、體能訓練......。
吃完早餐,一天的軍事訓練課程正式展開。
基本教練、刺槍術、莒拳道、五百公尺障礙、射擊練習、打靶、單兵戰鬥教練......,真是一刻都不得閒。

記憶中,最疲累、最具挑戰性的訓練,莫過於跑跳追爬蹦的「單兵戰鬥教練」。
頭頂厚實又熱烘烘的鋼盔,手拿笨重的57式步槍,在野外的斜坡、草地,不停的操練三行三進 (潛行,側行,爬行,伏進,躍進,滾進)。
一天操練下來,草綠色的操作服沾滿汗水、白色細鹽、淚水與成功嶺特有的紅土。
偶爾躲在「散兵坑」殘喘一下,或閃在陰涼處稍事休息,疲累的眼神望著天邊那輪高照的豔陽,不禁連想起早年曾讀過李敖《傳統下的獨白》,書中有一段描述軍中辛苦訓練的內容。
「真是爬,「匍匐前進」、「夜間戰鬪」,......多少個爬的課目在等著我,入伍訓練六個月,野戰部隊近一年,我不知爬了多少次,在深山、在外島、在風砂裏、在太陽底下,我用全是泥土的手擦著汗、喘著氣,偶爾抬起頭來,望著天邊的幾隻鳥兒,我叫不出牠們的名字,只知道牠們全在飛。」(參見李敖1963年版《傳統下的獨白》書中第1頁)。
身歷軍中操練實境,再回想李敖文章裡的敘述,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啊!

辛苦操練ㄧ天下來,只有晚間在教室的自習時間可稍微喘口氣休息一下。
從班長手中拿到遠方友人、家人、同學寄來的信件,常是一天當中最快樂的時光。
晚間偶爾會安排看電影,或欣賞勞軍表演 (記憶中曾看過高凌風的勞軍表演)。
記得有一天晚上看完電影,利用短短十幾分鐘的休息時刻到營區福利社買飲料。
福利社一隅,陳列著幾本販售的書籍。
發現一本胡璉將軍所著,由黎明文化事業公司印行的《金門憶舊》,就隨手買下來 (定價50元)。

 

3102

《金門憶舊》封面

 
想不到當年隨意買的一本書,日後卻成為我在收藏研究上極重要之參考書籍。

胡璉將軍於民國38年10月與46年7月,曾兩次出任金門防衛部司令官,任職金防部期間,胡璉廣興教育、設酒廠、種樹造林、建水庫、挖池塘、鋪路造橋……。

軍事方面亦成就斐然戰功彪炳,先後帶領金門守軍贏得古寧頭與823炮戰這兩場攸關國家勝敗存亡的重大戰役。
胡璉將軍一生主要功業大都在金門,由於對地方貢獻甚大,老一輩的金門人皆緬懷並尊稱他為「現代恩主公」。
除上述貢獻外,他對早期金門的金融穩定與經濟發展亦厥功甚偉。

軍中退伍後第三年 (民國73年),在某個機緣牽引下,開始專注於台灣紙幣的收藏與研究。
胡璉將軍《金門憶舊》書中第五篇文章 ─〈粵華流通券與物資供應社〉,是收藏金門早期紙幣的台鈔藏家們人人必讀的參考資料,也是我拜讀多次的一篇重要文獻。

 

3103

 

基於個人對胡璉之尊崇,因此他當年第一次任金防部司令期間所印製發行的「粵華合作總社銀幣流通券」(39年4月17日至41年4月30日),即成為我最鍾愛的一套紙幣收藏。
花了不少心血與金錢,總算在十幾年前集全一套珍罕難得的「粵華合作總社銀幣流通券」(彩圖參見拙作《光復後台鈔圖文新錄》第484頁)。
二、三年前,又從一位八十幾歲的台鈔老藏家手中買進另一套品相略差之「粵華合作總社銀幣流通券」。
這第二套複品,曾有鈔友多次請求讓售,惟基於那份特殊的喜愛與情緣,至今仍珍藏存放在銀行保險箱,並非想待價而沽,真的是捨不得割愛啊!

 

3101   

 
  ●此文於2016年6月13日原發表於「林永隆的臉書」,2016年7月9日再轉貼至痞客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隆 的頭像
阿隆

鈔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阿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