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晚間,專程到台中市「第一廣場」將一本雜誌送交友人,感謝幾個月前他提供一張極珍貴的「銀券五拾圓見本」彩色圖檔,給我做為撰文發表之用。
位於台中火車站前的第一廣場,三樓有將近十家左右的郵幣社群聚在此營業。
星期五晚間因有定期舉辦郵幣鈔拍賣,南來北往的錢幣商、藏家常聚集於「第一廣場」三樓標場,故而成為每週當中人潮最多、最熱鬧的時刻。
11月10日當天在郵幣鈔標場恰好遇到一位友人,友人好意關心問我退休後每天都在做什麼?
退休後每天都做什麼?
哇!真是大哉問!
說真的,一時之間也難以確切回答友人的問題,我每天究竟都在做什麼?
對朋友好意關心的詢問,總不能隨口敷衍幾句,回答說每天都在吃飯、睡覺、看電視、玩手機......!
畢竟智慧有限,無法像佛祖能以充滿禪機的拈花微笑來示意,只能像隻猴子抓耳撓腮傻笑以對!
前幾天隨手翻閱上個月到台北市延平南路參觀「撫臺街洋樓」時,花860元購買的一本書 ─ 《看見李火增 薰風中的漫遊者‧臺灣 1935 ~ 1945》。
書中第45頁有幾個身分可能是老師的大人帶著小朋友在一座銅像前戲水,黑白照片下方註明:臺北新公園臺灣銀行設立者柳生一義銅像前。

23559840_2048592362041231_2657619277258161877_n

《看見李火增 薰風中的漫遊者‧臺灣 1935 ~ 1945》書中第45頁有關柳生一義的一張黑白照片 
三年前因編著撰寫《臺灣銀行券圖文賞析》,故對柳生一義此人還算略有研究。
銅像主角 ─ 柳生一義(1864年─1920年)出自日本奈良名門望族,是劍道宗師「柳生家族」後代。
柳生一義1891年畢業於東京帝大法學科,是繼添田壽一之後,「株式會社臺灣銀行」行史上第二任頭取。任職期間從1901年11月22日到1916年1月24日止,長達14年2個月,係「株式會社臺灣銀行」歷任頭取中,任期最久的。
因長期領導與經營臺灣銀行,時人已有「柳生即臺銀」之讚語。
由於日本官方認定柳生對臺灣金融財政發展並將臺銀帶向國際化,具有重大功績和貢獻。
為了表彰他的特殊成就,總督府遂聘請著名雕塑家「本山白雲」,在「臺北公園」 (現今「二二八和平公園」,俗稱「新公園」) 特地為「柳生一義」豎立一座紀念銅像 (西元1918年9月竣工揭幕)。
光復前後,「柳生一義」塑像也跟日據時代許多政治人物的銅像下場一樣,皆遭拆除 (銅像基座目前還在,原址現改豎「孔子」雕像)。
在陳柔縉女士《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書中第219頁,附有一張柳生一義的銅像插圖,插圖下方有一小段簡單說明:「柳生一義領導台銀十幾年,把台銀帶向國際,新公園(今二二八公園)內有其銅像。目前基座仍在,只不過改豎了孔子像。」

23517721_2048592525374548_9026809588684592775_n

陳柔縉女士《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書中第219頁有關柳生一義的一張黑白照片  
昨天 (11月22日)到台北,並順道至「二二八和平公園」拍攝幾張園內的「孔子」雕像,並和之前同一位置的「柳生一義」銅像舊照片逐一做個比對。

C6E1576A-EEB6-4FFD-8A19-984D6036C818

「二二八和平公園」園內的「孔子」雕像 (攝於2017年11月22日)  
早上將相關圖片整理並撰文後歸檔,忙了一個上午轉眼竟也過了快兩個小時。
我每天都在做什麼?
突然想起前日友人之提問,腦海似也有了一些答案!
原來我每天都把很多時間花費在常人眼中無什意義,但卻「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還感覺頗能自得其樂甚至樂此不疲的一些「雜事」上面啊!

●此文於2017年11月23日,原發表於「林永隆的臉書」,2017年11月27日再轉貼至痞客邦 

創作者介紹

鈔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阿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