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祖父及伯公於日據時期皆曾在糖廠任職的影響及「克紹箕裘」之期勉,父親於民國44年自「台南農校」畢業後,隨即報考台糖公司辦理的「農務人員基層考試」,並幸獲錄取。
民國48年,父親從嘉義「大林糖廠」轉調至「屏東糖廠」服務,直到民國87年8月底才屆齡退休。
在這將近四十年的公職服務期間,再也未曾調離過「屏東糖廠」。
由於父親長期在此工作,所以我和弟弟、妹妹才有幸從小就生長在這花木扶疏、綠樹成蔭,觸目所見都是椰子樹、甘蔗園,極具南國風情的「屏東糖廠」。
父親只是經濟部轄下一個基層公務員,家境勉強算是小康。
從小雖不愁吃穿,但平常也沒什麼零用錢可供恣意花用。
小時候,好不容易捱等到過年,才能從老爸手中領到一個薄薄內裝十元的小小紅包袋。
二十歲以前,記憶中每年春節,最多最多大概也只領到「兩份紅包」 (通常都是一份紅包)。
民國69年6月13日師專畢業,不久就收到入伍通知,並隨即在一個月後的7月12日到鳳山「衛武營」入伍報到,展開為期一年十個多月的軍旅歲月。
生涯第一份正式收入並非擔任教職的薪津,而是入伍服役後在軍中領取的「大兵薪餉」。
雖考上預官,但入伍訓練期間待遇係比照二等兵,那時月薪大概是1500元 (當年師專畢業生的月薪約九千多元)。
結訓下部隊,經過半年「見習官」之歷練,接著才正式任官,當時「見習官」的月薪約三千多元。
71年5月26日退伍前,領取的預官薪俸已調高到四千多元。
服兵役期間,自奉儉約不抽菸、不喝酒也沒交女朋友,軍中發放的薪餉還算勉強夠用,並且尚有一些節餘可儲蓄下來。
二十歲畢業後,開始有微薄的薪水收入,因此每逢過年已不再向父母領取春節紅包,反而開始要包給父母親及當時尚在讀書的弟弟、妹妹紅包。
一轉眼過了十幾年,結婚生子後,每逢春節都依例回南部屏東老家,和親人一起歡聚過新年。
這時發放紅包的對象,除父母親之外,還要包給女兒、姪子、姪女、外甥........。
「年終獎金」大概也因此去掉將近「三分之二」,但自己卻連一個小小的紅包都沒撈到。 
這種只有支出卻沒收入的失衡情況,從69年師專畢業,屈指算算到民國103年為止,竟也長達33年了。
有時候,心裡難免會興起一絲絲的「不平衡感」。
為何小時候過年,只能拿到一、二個小紅包,長大後卻要給一大堆、一大堆的大紅包。
除了感嘆「生不逢時」外,似乎再也找不出任何能自我安慰的好理由。
等啊等!等啊等!終於等到「出頭天」的日子來臨了。 
小女兒于靖102年6月自大學畢業,並順利在高雄找到工作。 
那年 (103年)除夕夜,終於自「兩個女兒」手中拿到睽違33年之久的第一個春節紅包袋。
雖只是薄薄一小包,還是感動莫名,心情比中了統一發票兩百元還雀躍。
從103年起,到今年 (107年)春節,已連續五年都有收到兩個女兒就業後送給我的過年紅包。
在兩個女兒送的紅包中,有一年還曾幸運發現一張 93年版仟圓券,字軌是普通的 AL─ ZD,而票號竟是末四碼同號的獅子號 ─ AL898888ZD (小女兒的姑姑包給她她再轉包給我)。

id2001

紅包袋中獅子號仟圓大鈔─AL898888ZD 

除了將這些紅包袋 (103年、104年、105年、106年、107年)拍照留做紀念外,還連同裡面新鈔,一起插入專用的「集鈔簿」,自成一個專屬個人的「春節紅包袋專輯」,另與「大陳鈔券專輯」皆視為「高檔珍鈔」妥善收藏,並且當做紀念不考慮拿來花用。

28233696_2097569930476807_1773529088_n

我的「春節紅包袋專輯」  
此後,估計一年最少都可收到兩個春節紅包,有一天若能插滿整本集鈔簿,或許在自我感覺裡,亦可稍稍彌補過去三十幾年都未收過春節紅包的些許遺憾吧。
發紅包雖使荷包大失血,但隨著女兒結婚,現在最大的心願竟是早日升格當阿公,逢年過節遍灑紅包給眾孫,縱使口袋因而變得扁扁的,亦絕不手軟再所不惜!

●此文於2018年2月19日,原發表於「林永隆的臉書」,2018年3月4日再轉貼至痞客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隆 的頭像
阿隆

鈔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阿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