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 (10月15日)有位網友楊先生在臉書社團 ─「爆廢公社公開版」,PO文分享兩張「家中的收藏品」。
這兩張他所謂的「家中收藏品」,分別是「大清寶鈔伍拾千文」、「臺南官銀票總局伍大員」。

1539659280-3923924794_n20181014231921-b6575001    
網友楊先生在 PO文中還特別強調是100%真品,一張123歲,一張160歲。
楊先生又說他曾上網搜尋「大清寶鈔伍拾千文」的相關資訊,得知過去在大陸拍賣之成交紀錄,價格竟高達263萬2500元人民幣 (約新臺幣1170萬元)。
此事傳開後,在國內幾家新聞媒體爭相報導下,極為轟動。
但誠如俗語所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新聞謀體報導和一般民眾有興趣的重點,幾乎都只聚焦於上千萬元的懾人身價,而未進一步詳加探究票品之真偽與市價行情是否被誤導或高估!
新聞曝光後,我也上網搜尋國內曾發布此相關報導的六家新聞媒體,並一一互相比對以求更深入的瞭解。
其中就只有「東森新聞」特別針對這則新聞,到牯嶺街專訪幣鈔專家,對此做進一步的詳細解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
「東森新聞」這則新聞報導專訪的幣鈔專家是已有二十幾年幣鈔收藏經歷,目前在臺北牯嶺街開店營業 (寶藏郵幣社)的好友張景竣先生 (參見附圖二‧附圖三)。

44588008_2245814035446330_6974305321313370112_n  

44568898_265386574117329_4193963868654927872_n  
張景竣先生針對這張「臺南官銀票總局伍大員」,特以他收藏的實物 (臺南官銀票總局壹大員)做為佐證與比對,分析鞭辟入裡極為透徹。
另一張「大清寶鈔伍拾千文」雖未提及,但意在言外其實也都心裡有數。
此外,也是幣鈔收藏與鑑定專家的好友郭育宗先生,於2018年10月15日在他個人臉書更是毫不避諱直指:「兩張都是一眼假的假票,只要有玩清鈔的人都能一眼識破,而物主肯定是上網 google又查到假拍賣詐騙公司的唬爛價,小時候不讀書的記者卻又不找錢幣社業者考證真偽與價值,只會當文抄公亂報導,以訛傳訛誤導民眾,慘。」
這位擁有兩張「家中收藏品」的網友楊先生在 YouTub 亦曾留言自承:「雖然我非專業領域人士,但我個人相信它100%是真的不會錯,如果我謊報願負任何責任。」 
另有一署名「阿聖」的網友亦在YouTub 針對楊先生留言回應如下:「很抱歉 是偽品沒錯 推薦你一個臉書社團 泉舜古錢幣鈔票交流論壇 裡頭多半是具有一定底子的藏家及台灣權威幣商 若在不信PMG是美國權威評級鑑定單位 若嫌寄美國太遠麻煩 台北有一家ACCA亞洲錢幣鑑定 花個一千多幫你鑑定入盒。」
原票主雖斬釘截鐵信誓旦旦認為「100%是真的不會錯」,但他也自承「我非專業領域人士」,因此其100%保證根本就沒有一絲說服力可言。
在幾位專業人士認定下,這兩張「家中收藏品」其真偽似早有定論。
猜想楊先生可能只是單純想炫寶而無謊報與詐騙之意圖,但畢竟還是因欠缺專業的幣鈔認知,才會禁不起驗證而遭現實打臉。
楊先生的長輩當年若沒花高價買下或遭詐騙,那留存至今「只可自愉悅,不堪持贈君」,還是能「自爽」一下,其實亦無真正的重大損失可言!
但話又說回來,「好夢由來最易醒」。
如今卻落得「春夢一場了無痕」,空歡喜一場!
這種精神上的失落,還是會令人難以忍受!
由這則「家中收藏品」的新聞,令我不禁連想到一件十幾年前的「陳年往事」。
一位收藏臺鈔的朋友 L君,十幾年前到大陸遊覽兼訪友,有一天他在鄉間某個地攤無意間看到成套且品相甚佳的「第一套人民幣六大珍品」待售。
這六張第一套人民幣大珍品,分別是伍佰圓瞻德城、壹仟圓馬飲水、伍仟圓綿羊、伍仟圓蒙古包、壹萬圓駱駝隊、壹萬圓牧馬。
每六張高品相價值不菲的「第一套人民幣大珍品」,馬上吸引 L君的目光,並勾起他強烈的收藏興趣。
賣方開價雖不便宜,但若與高品相的真票實際市價行情相比,還是有一段極大的明顯差價。
對人民幣鑽研不深的 L君,馬上怦然心動見獵心喜,心中盤算認為只要能全數買下,絕對有「暴利」可圖。
奈因身上現金不夠,經雙方議價約定好之後,他隨即坐飛機匆匆返臺準備籌款。
數日後 L君專程再去大陸,將這六張當時行情超過五百萬元臺幣的高品相人民幣大珍品全部買下 (目前行情應有數千萬元)。
回臺後 L君還沾沾自喜孤芳自賞秘而不宣,認為是撿到天大的便宜。
過了一陣子,L君才想到請專家及錢幣商代為鑑價,但驚然發現這六張高價買回的第一版人民幣大珍鈔,經鑑定竟全都是山寨版高仿品。
L君單純認為這些專家或錢幣商是故意將其鑑定為山寨版高仿品,目的是想藉此壓低價格買下這批得來不易極為罕見的「第一套人民幣大珍品」。
與 L君相識多年,彼此只是幣鈔收藏的「同好」,而無買賣與現實利益之衝突與糾葛,故他認為我的立場應較為客觀公正。
因此他特在2007年5月24日下午,將前日在大陸花「高價」狂掃買下的幾張人民幣大珍鈔,拿來寒舍請我鑑定。
經一番詳細鑑識,我的認定與之前他所委請之專家或錢幣商的結果一樣,判斷全都是「山寨版高仿品」無誤。
L君臉色顯現不服且極力辯解,但我還是堅持已見,最後 L君怏怏然不悅而歸。
此事至今 ( 2018年10月),已將近11年半,與L君再也未曾見過面......!
L君本是一基層公務員,去年聽好友提及幾年前他認真苦讀,如今已是通過國考的高級法務人員。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願這位久未謀面的昔日好友仕途順利。
回歸主題,再談珍鈔與真鈔。
贗品充斥,早非新聞!
1996年7月下旬,我到廣州市「中山紀念堂」參觀遊覽,在紀念堂附近的一家販賣部親見好幾張第一套人民幣六大珍鈔贗品。
2002年3月中旬,在武漢市黃鶴樓上的販賣部,又親見一張「第一套人民幣伍仟圓蒙古包」的贗品 (參見附圖四)。

P1080696

附圖四:武漢市黃鶴樓上販賣部的一張「第一套民幣伍仟圓蒙古包」贋品

 
一位早年常遊走海峽兩岸的錢幣商,十幾年前也不慎買到一張「第一套人民幣壹萬圓牧馬」贗品 。
上述種種事證,或親見或耳聞,不一而足。
如前所述的「大清寶鈔伍拾千文」、「臺南官銀票總局伍大員」、「第一套人民幣六大珍鈔」,張張都是價值不斐動輒好幾萬、數十萬、好幾百萬甚至有近千萬元的高檔行情。
既然名為「珍鈔」,又豈是那麼易見、易得之物?
因此偶然見之,也不必馬上見獵心喜,或盲從誤信網路上的虛擬妄言。
多充實鈔識看看書,常請教專家,避免上當受騙,或遭愚弄而平白空歡喜一場!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然也沒有那麼多的「好康」之事!

●此文於2018年10月23日,原發表於「林永隆的臉書」,2018年10月30日再轉貼至痞客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隆 的頭像
阿隆

鈔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阿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