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 101年 3月 30日上午,和曾在「屏東糖廠」任職多年,但已於民國 87年屆齡退休的父親陪同下,一起前往「屏東糖廠文物館」參觀。
到了「屏東糖廠文物館」,父親已事先聯繫臺糖屏東區處總務課「曾瑞益先生」到場協助解說。
「製糖」曾是臺灣早期最大的一項經濟產業,當年外匯收入一度高達 69.5% (民國 42年)都是靠外銷砂糖所賺來。
由此可知,台糖在早年台灣經濟發展上所扮演的角色是何等重要。 
「屏東糖廠」當年號稱是遠東最大的一座糖廠。
整座「屏東糖廠」除製糖廠區外,還興建和工廠相鄰的幾百戶員工宿舍 (大都是有前院與後院的日式房子)。
廠區內還附設福利社、冰店、理髮室、醫務室、皮鞋修理店、腳踏車修理店、小學、幼稚園、中山堂 (重要的室內集會場地並可放映電影)、雜貨店、公共浴室......等等與日常民生相關的商店與公共場所。
此外糖廠內還附設游泳池、棒球場、足球場、羽球場、籃球場、網球場、溜冰場.....等運動休閒設施。
廠區內遍植花草樹木,因而自成一座綠樹成蔭、環境優美、設施齊備的獨立社區。 
隨著臺灣糖業之沒落,台糖屏東區處原所管轄「屏東紙漿廠」(民國 83年結束製蔗漿)、「屏東糖廠」(民國 87年結束製糖)、「南州糖廠」(民國 92年結束製糖),目前都已先後結束相關產業的製造與運作。
「屏東糖廠文物館」位於屏東糖廠廠區內,文物館規劃設有:「老舊照片」、「書畫、篆刻、水墨」、「文獻史料」、「文物機具」、「樂器、服飾」、「甘蔗、土壤、昆蟲標本」、「獎牌、獎杯」及、「影音觀賞」等幾個主題展示區。
這些資料除展示糖業相關文物及保存台糖文化外,並可做為與外界文藝交流及互動的聯絡平台。 
兒時記憶中的屏東糖廠,除了幽靜充滿綠意的廠區、連棟的日式宿舍外,印象最深刻大概就是每天員工上、下班時,透過糖廠播音系統所播放的「臺糖進行曲」。 
臺糖進行曲: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
碧海泱泱,現出平疇沃壤,蔗田千萬甲,處處削苗忙。
盡人力, 加生產,但願甘蔗年年早登場,萬戶喜洋洋。
煙突巍巍,機聲軋軋,日夜忙加工,爭取寰球好市場。
盡人力,加生產
要為國家民族增富強,增富強。
台糖進行曲雷寶華詞 王沛綸曲 
「台糖進行曲」背景資料:
臺糖對國家經濟的貢獻在民國四、五十時年代,猶如國家命脈,換外匯要找他,發公務員薪水也要看臺糖,最高曾佔外匯的 70%。
本曲作詞雷寶華當時擔任台糖公司總經理,作曲汪沛綸當時任職中廣公司。
這首當年琅琅上口的「臺糖進行曲」,是由白銀小姐主唱。
每當上、下班播放此曲時,人人精神抖擻開始去上班,或快快樂樂準備回家。
「以廠為家」的凝聚力植根於每個員工心中,其向心力是毋庸置疑。
時代變遷,這首充滿朝氣的「臺糖進行曲」,如今也只能留存在前輩員工的腦海裡餘音繞樑,成為不可抹滅的寶貴回憶。
如今臺灣糖業想再爭回國際間擁有大好市場的時代已成過往雲煙,精神指標 ─ 臺糖煙囪 (1991年尚有 21座)目前全臺僅存兩座糖廠還在製糖。
方糖、健素、小火車 (五分仔車)、載蔗的鐵道、轉轍器等等都已成記憶,真是不堪回首。
嘹亮的臺糖進行曲,何時再重現光芒,振奮人心! 
※屏東糖廠舊照片:

校門1

「屏糖代用國小」校門口

 

校門2

「屏糖代用國小」校門內的小圓環 

這兩張舊照片是國小一到四年級時所就讀「屏糖代用國小」校門口之實景照片。
相片中的幾位小學生,都是妹妹的同班同學 (民國 62年畢業)。
以下幾張舊照片,大都是翻拍自「屏東糖廠文物館」陳列展示的資料圖片。

1  

屏東糖廠冰店外貌 (冷飲部) 

 

2  

屏東糖廠冰店 (冷飲部)昔日的營業盛況 

 

3  

屏東糖廠皮鞋修理部 (位在側門口)

 

4  

屏東糖廠幼稚園校門口 (民國 55年在此畢業)

 

1535528_771732752841131_1671707688_n (1)

屏東糖廠中山堂   

 

5   

屏東糖廠中山堂排隊買票看電影的民眾 (每週放映一次) 

 

6

 

7  

屏東糖廠腳踏車修理部,位在供銷門市部 (福利社)附近。 

 

 8  

屏東糖廠腳踏車修理部 (位在側門口)

 

 

9  

屏東糖廠「役館」說明

 

 

10  

前屏東縣台糖代用國民學校範圍概略圖

 

 

11   

早期的臺糖代用國民學校校門

 

 

12  

屏東糖廠供銷門市部 (福利社) 

 

13  

屏東糖廠中山堂前的籃球場與網球廠 

 

14  

 

 

15  

屏東糖廠附設的醬油廠 

 

16  

屏東糖廠附設的醫務室

 

 

17  

屏東糖廠附設的煤球場 

 

18  

屏東糖廠游泳池

 

57821635_288246322096733_1590099435323392000_n

屏東糖廠游泳池 

 

 19   

 屏東糖廠廠區內的棒球場兼足球場 

 

20  

屏東糖廠附設的理髮室 (屏師 68級學姊王秀玲家所開設) 

 



21

屏東糖廠文物館前的未爆炸彈殼 (炸彈魚)相關說明

 



22

由未爆炸彈殼製作而成的炸彈魚實物 

 ※《聯合報副刊 》─ 那個年代 回憶早期糖廠生活: 
http://moments-musicaux.blogspot.tw/2009/…/blog-post_11.html
11 January 2009
那個年代 ─ 回憶早期糖廠生活
【聯合報╱沈正堅】 2009.01.12 02:30 am
碧海泱泱,現出平濤沃壤,蔗田千萬甲,處處削苗忙;盡人力,加生產,但願甘蔗年年早登場,萬戶喜洋洋!煙突巍巍,機聲軋軋,日夜加工忙,爭取環球好市場;盡人力,加生產,要為國家民族增富強,增富強!
曾經有好幾年,每天早上都會聽到擴音器播放的〈台糖進行曲〉,從我家後院便能見到〈進行曲〉裡提到的煙囪,記憶裡那煙囪比檳榔樹還高出很多;每年秋冬開工時期,煙囪噴出的煤灰會落到晾曬在院子裡的衣服上,我卻不曾抱怨,因為那煙囪正是糖廠的地標,而我是台糖子弟。
『屏東糖廠曾是遠東最大糖廠』
製糖曾是台灣最大的產業,政府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外匯都靠外銷砂糖賺來,台糖公司在早期台灣經濟發展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由於蔗糖外銷賺錢,員工福利好,糖廠裡設施齊備,環境優美。
民國 47年,正是台糖鼎盛時期,由於家父家母均服務於屏東糖廠,我和弟妹們也就在糖廠成長、就學;回想起在糖廠度過的快樂童年,即使如今已年近花甲,仍如當年吃砂糖般津甜。
屏東糖廠當時不但規模在台糖居首,也號稱遠東最大的糖廠。除了製糖工廠外,糖廠還設有與工廠相鄰的宿舍,自成一個社區。
每天早上上班前,〈台糖進行曲〉透過喇叭播送到廠區每個角落,拉開一天生活的序幕。
糖廠職工宿舍都是日式黑瓦屋頂木造結構平房,多為連棟,五家一棟,也有雙拼或獨棟木造日式宿舍,大小雖有不同,但格局大致相仿。
不論連棟或雙拼、獨棟,各家都是獨門獨院,家家戶戶也都有前後院,前後院多以竹片圍籬或裂瓣扶桑為樹籬。
每次回家,我要行經前院、踏上台階才進入玄關,玄關後的客廳及餐廳、廁所、後廊均為高架懸空木質地板,臥房則為榻榻米。
房間以方格拉門或紙門隔間,還記得紙門隔出的壁櫥,裡面既是捉迷藏的躲藏處也是儲藏室,晚上就寢時自壁櫥中取出棉被、墊被、枕頭、蚊帳,五個小孩就鋪陳在約五坪大小的榻榻米上。
睡覺前不免在榻榻米上打鬧翻滾一番,躺在榻榻米上聽爸媽講故事,或收聽中廣電台的廣播劇,周六則收聽丁炳燧先生所主持的猜謎晚會,當時收聽廣播就是最大的娛樂。
廚房與浴室為屋內僅有的磚砌水泥地。
早期廚房為燒炭的爐灶,後來改為燒煤球的煤球爐。
圓柱型的煤球,由煤渣混黏土壓製而成,由糖廠福利機構自製,通常以三輪板車送到家,堆放在柴房。
一顆煤球火力正適合燒煮一頓飯,每天晚飯後,媽媽將下層已燃盡的煤球以鐵夾夾出,將上層即將燃盡的煤球置於下層引火,上層再置一新煤球,並將下方風口關閉,爐上置一水壺,以煤球餘溫燒水。
次晨打開風口,新煤球很快燃起,母親便趕做早餐與中午的便當。
『台糖代用國民學校』
不但廠區自成社區,由於糖廠職工眾多,又正值遷台後的嬰兒潮,子女教育成為各廠製糖任務外的重要工作,各糖廠更自設子弟小學,名為台糖代用國民學校。
糖廠子弟小學土地、校舍、維修經費都由各糖廠自行提供,師資也比照糖廠職工聘任支薪,待遇較一般地方教師為優渥。
台糖國小老師與學生都是廠區鄰居,老師與家長又是同事,學校與家庭關係密切,更像一個大家庭。
糖廠福利社是我家每個月底的飲食來源。
糖廠職工每家在福利社都有記帳本,到月底可賒帳購買米麵食品罐頭,月初則由薪資扣回,可免斷炊。
公共浴室由製糖工廠接管引流製糖所產生熱水,提供職工及眷屬洗澡。浴室中央有一大池,裝滿熱水,沐浴者脫光衣褲,以臉盆自池中舀水沐浴,禁止入池;男女兩邊以木板相隔,上下懸空,沿襲日治時代洗湯的規矩。
中山堂不時有康樂隊演出,每周六放映電影,中外影片雖都是二輪片,家家戶戶仍然扶老攜幼前往觀賞,頗為熱鬧。
『受害的是牙齒』
糖廠職工還有一些獨特的福利,例如職工與眷屬分享糖廠產製的砂糖。
早期台糖配發砂糖給職工,每三個月配發一次,有眷職工每次配發二十二公斤,無眷職工每次十公斤。
配發砂糖會有人來家裡收購,除一部分留用外,大部分都變賣補貼家用。
小時候家裡砂糖來源充足,當時除彈珠汽水外少有其他飲料,經常都是喝糖開水,早餐也常吃糖稀飯,當時沒有熱量高與減肥的觀念,最直接受害的是牙齒,但是住糖廠要不吃糖確實很難。
還記得小學三、四年級時,有一次颱風將台糖台東鳳梨工廠的倉庫吹垮,倉庫裡的鳳梨罐頭大多變形無法在市場上販售,便分配給台糖職工,每家都有許多鳳梨罐頭,那一陣子連小學裡都瀰漫著鳳梨味。
1960年後期,越戰方酣,台糖得標供應越南美軍番茄,台糖農業專家種植番茄不難,但是要種出大小一樣、紅度相同的番茄不簡單。
交貨時嚴格挑選合格品,剔退的番茄又成員工福利,以一公斤兩角的價錢賣給職工,又是一陣子大吃特吃番茄,吃不完做番茄醬保存,台糖人早學會老美吃番茄醬了。
糖廠還自製醬油、冰棒和健素糖,福利社後方的醬油廠整齊排列著一口口大醬缸,每次走過都能嗅到空氣中飄盪的醬油香,純豆麥釀製的醬油為糖廠較少為人知的特產。
在那個年代,糖廠冰店是年少學生聚會、年輕情侶約會的好去處。
無論兩角一支的清冰、四角一支的方形酵母冰棒、六角的花生或紅豆冰棒,依經濟狀況或個人喜好各有選擇,都是夏天的消暑聖品。手持冰棒在高大芒果樹蔭下或高談闊論,或卿卿我我,正是最好的享受。
糖廠另一特產為健素糖。
糖廠利用製糖產出的糖蜜養殖酵母菌,除生產酒精外,酵母菌繁殖到臨界點後加溫乾燥製成酵母粉,酵母粉壓製成酵母片。
初期酵母片只在糖廠福利社販售,糖廠職工深知其營養價值,要求子女午餐後吃二十顆,午餐後返校途中,只見學童自口袋中一顆顆取出往口中送,人人動作一致,成為一時的現象。後來產量增加,對外推廣,增加各色糖衣,改名健素糖。
酵母片多吃易黏牙,後來在酵母粉中加糖,同時改進壓片硬度,吃起來較為鬆軟。
糖蜜除了養殖酵母菌、生產酒精與健素糖外,也是糖廠鋪路的材料。
早期柏油路不是那麼普遍,郊區鄉間道路大多是土路,糖廠利用製糖的石灰廢料與製糖產生的糖漿廢料混合鋪路面,再予壓平。
石灰是白色,混了糖漿成淺乳黃色,廠區道路就是淺乳黃色。
由於石灰廢料已成細粉,壓平的馬路表面非常光平,騎起腳踏車平順舒服,但似乎不如水泥或柏油路面堅固耐用,後來就全面改鋪柏油路。
『摸魚的歲月』
糖廠製糖過程中清洗、煮沸、冷卻等工作需要大量用水,水源來自貫穿屏東市區的萬年溪。
每年開工前,糖廠要將位於仁愛路底與自由路交口的萬年溪水門關閉,河水積滿後會順著水門邊的一條渠道流進製糖工廠。
河水經過製糖過程後產生不同的廢水或汙水,有些廢水是乾淨的熱水,部分引流到公共澡堂,供應職工與眷屬洗澡,另一部分降溫後放流。
記憶中,開工期間尤其夜間,廠區到處煙霧氤氳,空氣中還瀰漫著糖漿的氣味,高大的煙囪與廠房燈光閃爍,機器徹夜運轉機聲隆隆,還不時傳出排放蒸氣的巨響,熱鬧卻又帶著幾分神祕。
一些摻雜著糖蜜的汙水排放到廠區南邊的殺蛇溪,成為另一段美好童年回憶的源頭。或許是糖蜜的滋養,殺蛇溪裡有許多河蝦與蛤蜊,魚類都是身上有五彩斑紋的小魚,我們不但在河中戲水摸魚,捉河蝦更饒富趣味。
假期的午後,我們會先到飼料店買一斤細糠,也就是糙米外層的糠皮,以慢火炒香後放涼,然後取一些剩飯拌在一起,並揉捏成飯糰,製成捉蝦的餌。
另外還要收集裝醬瓜的玻璃瓶,瓶口小而肚量大,用作捕蝦的甕,並以麻繩一端綁瓶口,另一端綁短竹竿。
抵達河邊後,將飯糰掰一小塊黏貼在瓶口內側,丟入水中,將竹竿插入岸邊土中固定;每隔一段距離置一瓶,戲耍之間不時檢視玻璃瓶,很輕易便能收獲瓶中亂竄的河蝦,歡呼聲也就此起彼落。
黃昏時提著一簍河蝦回家,母親會和麵炸蝦餅,那種香脆夾帶著收穫的喜悅,實在是至今難忘的人間美味。
台糖的光榮輝煌已隨台灣經濟發展走入歷史,糖廠生活卻是深深烙在心版的美麗記憶;有一天我們這一代會老成凋零,也許糖廠溫馨的童年生活記憶也會隨著灰飛煙滅。
【2009/01/12 聯合報】@ http://udn.com/ 


●此文於 2013年 12月 18日發表在痞客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隆 的頭像
阿隆

鈔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阿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